首页 专题网 2016 正文

在时光里右拐的人——直来直往团队专访

2016年4月,一个关于校园流浪猫的“萌猫”视频在朋友圈和空间流传开来,随之,一个陌生的名字开始进入大家的视线——“直走右拐”。直来直往工作室成立了。

目前,成员目前有新闻传播学院和兰开夏学院共12名学生,其中三位是16级学生。其作品在秒拍的总播放量有60多万,腾讯视频的总播放量有36万,不到半年的时间微信公众号上积累了五百多的粉丝量,双十一街访、萌猫视频、城影杭州、卫龙测评等视频受到好评。

“最初是周日档总结一周有趣新闻的视频,后因为想要更加自由地做视频成立了直来直往工作室,出于想把好文案推广出去并扩大浏览量的想法,加之短视频形式刚刚兴起,所以之后的视频主题很自由多元。直走右拐是我们推出的品牌。”

新闻学院15级广播电视专业的郭登攀是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目前也是工作室的负责人。他直言定位由“讲有趣的新闻”变为“年轻人喜欢看的原创校园视频平台”。

作为一个刚刚成立的工作室,面对着不熟悉的短视频创作,初期遇到了不少困难。公众号刚开始运营,关注量比较少,大家也都较忙,顾不上录制视频,那段时间他们甚至担心公众号做不下去。而由于拍摄技术和设备的缺乏,他们只能先用手机拍摄视频。为了寻找无噪音的合适场地,他们找遍了教学区的每一栋楼、每一个角落。主播在大中午忙完自己的事情后,急忙赶到场地背稿子,由于没有提词器等专业设备,也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需要较长的时间去背,在这一过程中常常十分疲累。团队一度做不到一周一更。“当时为了拍猫其实用了好久,前期需要买好猫粮,到了场地之后又开始找猫,找到之后为了拍到更多的素材,连续一周都要在课余时间去拍摄,结果后期由于时间限制和技术限制等,感觉还是未达成之前预期的效果。”郭登攀说到这略显沮丧。

作为团队的主要负责人,郭登攀将时间和精力都投注在了工作室。他坦言自己在组建团队和后续发展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如何管理团队、如何分工、如何与别人交流、如何找到在每个方面有特长的人并让他做得更好、如何在各大平台提高浏览量……很多事情他都亲力亲为,他认为自己要先会才能更好指导别人,因此也学到了很多。他觉得在大学里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十分幸福,没有太多的压力。

“直走右拐是郭登攀的儿子,而我是它的阿姨。”

王琦玮打趣地解释这一“亲属关系”:“因为我见证了它从刚开始到现在的发展过程,我一直是把它当一个小孩子一样对待,它带给我很多惊喜和感动,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不断成长。”

2016年12月份推出的一个关于卫龙辣条测评的视频就是她负责的文案。她的灵感来源于一条卫龙辣条苹果风的广告。想到大家平时喜欢吃辣条,尤其是卫龙辣条很受同学们的欢迎,为了吸引更多同学去观看,他们想了“转发即可获得辣条”的方法。这期节目取得了不错的反响,更多的人知道了工作室,这让他们有了更大的信心去把视频做下去。

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到现在可以自己创作和剪辑视频,王琦玮学到了很多东西。想到那些一起在街口采访被拒绝的场景,那些在录制过程中的精彩花絮,她就止不住地笑了。

工作室容纳了一群有相同想法、爱好的人,但每个人又是独立自由的。摄影师苏敏说:“比如我呀,我就只会剪辑自己感兴趣的、有自己想法的、喜欢的视频。”

她提到在拍摄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好玩的事情。比如在街坊的过程中会得到一些搞笑的回答;有时为了达到搞笑的效果,也会让主播做一些搞笑的动作,“主播都被我们玩坏了”。

由她拍摄的城影系列引起了不错的反响,她表示当初大家只是因为喜欢旅游、恰又喜欢拍下旅行中看见的、美好的、触动内心的东西,城影就这么出来了。一说旅行,苏敏来了兴致。喜欢旅行的她觉得在旅行的时候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每个地方有自己的特色和人文特征,让人不觉想要去适应那个地方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平行世界。

高中时的苏敏很喜欢用手机拍照,拍的照片经常被别人夸赞好看。高三的那年暑假,妈妈给她买了一台微单,后来又在妈妈的支持下,将微单换成了单反。她说,摄影可以定格一些美好的瞬间、记录美好的画面。而且看到自己能拍出好看的照片,内心会很高兴。也正是因为喜欢摄影,除了直来直往工作室摄影师以外,她还担任了留下工作室摄影师、河北大学新闻网值班编辑和图库责任编辑。

工作室的街访记者,2016级的李爽直言加入的感受:“没有感到拘谨,因为我们的定位一直都是工作室,也不会把它发展成为一个社团的,所以大家都是平等和相互尊重的。” 加入了直来直往工作室、红色战线、校学生会的她十分忙碌,有时也会懈怠,但更多时候是积极向上的。为了让视频更吸引人,她会努力让自己变得幽默,去引导被采访者说得更多。初次接触工作时,她会出现冷场和笑场的情况,时间久了,有了经验,这种状况会减少。有时回放自己的视频,她会去找自己的不足,也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自黑。除了记者,她还负责微博运营、微信排版,也会给视频配音。

工作室分工明确、有效率、有信仰、有目标、责任感强,在李爽眼里他们就是这样的一个团队。翻阅直来直往微信推文时,会发现有一期是小编的道歉,原因是上期的文案某处与视频内容不符,表示以后会坚持推送高质量的文案和视频。“直来直往工作室需要走出去,因为它的知名度还不是很大,还需要创新形式,这样才能持久长远的发展。”她说。

郭登攀喜欢“二更”和“一条”的作品,质量高、效果好而且很有情怀。在自媒体的浪潮中,他认为只要你想做,都有可能,但怎么发展还是要看自己,竞争的增加也带来了机会的增加。

有人加入,有人离开,郭登攀表示无可厚非,有人离开选择其他的方向,每个人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但只要在工作室的时候是认真工作的就好。“只要他们还愿意继续,我就会继续做下去。”

工作室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他们没有骄傲,初期只想着如何做出来视频,而现在是如何做出更好的视频。他们总是将自己的视频和知名优秀视频作对比,不断更新自己的想法和技术。

“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去用心地做视频,因为我们喜欢做视频,喜欢就要去坚持。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走下去,可以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王琦玮说出了他们每一个人心中所想。 

 

合照

 (组稿:梁菁惠 单兰欣)

责任编辑:曹明康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