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网 2016 正文

用满怀热忱的心,做服务同学的事

在百度上搜索“红色战线”,跳出来的第一条是站址,第二条是百度百科。百科里是这样介绍:“红色战线是一所网站名,始建于2001年5月4日,是河北省成立时间最早、内容最全面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网站。”

“红色战线”自2001年成立至今,成绩瞩目,先后荣获教育部“全国十佳思政类网站”、“高校校园文化建设优秀成果奖”、“全国高校百佳网站网络评选人气50强”等荣誉称号,并受到了新华网、《中国教育报》等国家级知名媒体的关注。以独特的光彩闪耀在媒体舞台上,新媒体运营逐渐成为发展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红色战线的新媒体运营方向主要有微信和QQ两个方面。微信主要由红战新媒体部室成员负责,QQ空间则没有固定的部室在运营,而是由一些喜欢社交,讲话幽默的同学发送一些即时消息。

敢于尝试,摆脱迷茫

两年前,为了给同学们提供全方位咨询服务,当时的成员们就进行过新媒体方面的尝试——“河大青梅”。“河大青梅”是一款软件,有新闻服务类和生活服务类等功能,受到了同学们的广泛关注和支持。恰逢新媒体方兴未艾的黄金时期,红战所做的“河大青梅”两年间运营效果显著,于是便有了转向运营微信平台的念头。

新媒体部室从网络编辑部独立出来,微信开始运营,现任站长蔺少宏就是第一任部员。那时的新媒体部室只有五个人,有时一周一共要完成二十一篇推文的推送,每个人的工作量都非常大。然而,比这更困扰的是没有明确的定位,因为他们刚接触新媒体,并不知道什么样的文章受众广。他们做出了很多尝试,像书评、新闻,话题性强的、娱乐性强的内容都去写,“那个阶段主要是在找一个较为明确的方向,”蔺少宏说。迷茫期过后,蔺少宏表示他们逐渐树立了明确的定位。为了秉承“服务学生,立足校园”的宗旨,他们逐渐把文学性、文艺性的内容删减,把目光更多地投向校园生活。对于这一点,蔺少宏很欣慰:“如果说以前的公众号更像一个个人兴趣公众号的话,现在的公众号就更倾向于是一个校园媒体公众号。更多地关注校园生活,更多地做同学们想知道的事,比如我们后来开发的查询成绩功能。”

微信推送的方向逐渐明晰,大二的蔺少宏当上了红战新媒体部的部长。聊到成为部长以后做的的第一件事情,他笑着说:“第一件事也就是最重要的事当然是把原来不够的人手增多,以前大一时只有我们五个部员,一个礼拜七天要做二十一篇推送,工作量很大。同时这样也是为了让部员们可以轻松地做这件事情,让他们不会产生压力和烦躁的情绪。”扩充之后,新媒体部室有了二十多个成员,分工更为明确——策划、推送、后台管理、采编文章等。

添砖加瓦,承上启下

现任红战新媒体部室负责人尹喆无疑在为红战新媒体运营添砖加瓦的过程中功不可没。当小编遇到了瓶颈,比如写作有时冗长而空洞,有时没有灵感,这个时候她就会组织大家在一起沟通聊天,思维的碰撞会迸发出绚丽的火花。推文中不免会出现一些失误和差错,“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特别的自责,为什么没有认真一点,再认真一点地审查。”遇到这种情况时,尹喆会首先要判断影响范围的大小。影响较小,就向受到影响的群体致歉。如果问题十分严重就会删除文章,尽量减少影响,以免产生更多的问题。通过总结前辈们的经验,尹喆发现,在学生生活中绕不开的精彩话题,往往能巧妙抓住读者的心。立足学生,做学生感兴趣的调查是一个重要步骤。于是,她要求小编们:“要写一些东西,就要去做调查,不要闷在屋子里,要出去,走出去采访,才能得到好的成果。” 

河大的新媒体发展十分迅速,新媒体层出不穷,而翻看红战的公众号每一篇评论都有大家的评论和编辑的巧妙回答,活跃性很高,尹喆觉得互动性是一个发展的方向,可以增加一种对粉丝的黏性。“当然,互动只是一个发展方向,但不是唯一的发展方向”她提到了另一个吸引粉丝的方向,那就是——功能性。当一个公众号具有某些特殊功能时,它潜在的粉丝就会有很多,例如查分系统,相比以往的查分,它不需要校园网,而且十分稳定,方便同学,而这自然就会增加关注量。

小编们是微信文章的直接写手,风格各不相同,有的活脱欢快,有的深度评论,有的则小清新。谈及小编,尹喆对他们十分认可,她评价小编知识面很广泛,眼界很宽,做得很好有很大的进步。风格迥异,才能带给大家各种元素的东西,避免千篇一律。

立足校园,服务学生

小编们中有一个“网红吴宝宝”——吴郗琛。加入红站半年多以来,他坚持着初心:“只要能够帮助到同学们,那么任何一次媒体行动都是有意义的,做这样有意义的事的人越多,内容越优质,这个团队也就越可以称得上成功。”吴郗琛的想法与红战的宗旨和部长的要求不谋而合。“活泼、深度、接地气”这些都是同学们对吴郗琛推文的肯定。他晒过同学们的寒假作业,思考过大学生兼职主播的得与失,展望过雄安新区带给河大学子的机遇。他做过新区图书馆的连续调查报道,希望能做好同学们和学校之间的一个桥梁。他还深入调查、揭露过学校门口无人监管的黑色地带处的不诚信经营现象,号召同学们在消费者权益受损时向红战投诉寻求帮助,并引用龙应台《野火集》中的片段,大声疾呼“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蔺少宏也对吴郗琛赞赏有加:“他选题很准,关注的都是同学们所关注的,所以就比较吸引眼球。他是个很活泼的男孩子,所以推文风格也比较活泼,就像一个朋友在给你讲故事一样。”尹喆一谈起吴郗琛更是立刻就忍不住地笑了:“他就是一个大活宝,想法很多很跳脱,对新闻也有一定的敏感度。但是相对地就比较不好管理,必须得有人能压住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挺听我的话的。”

初心不改,发展可期

吴郗琛说“这是为同学们服务的平台。”正因为对学校的热爱,对媒体人职责的担当,对同学们生活中的一切都感同身受并且充满热情,对校园里的大事小情都有一种责任感驱使着去一探究竟,让他热爱着探索与发声。而红战给了他一个广阔而自由的平台。

尹喆说:“立足校园、服务学生。”而这正是红色战线的宗旨,新媒体部一直努力向这个目标前进。发布资讯,发布同学们感兴趣的话题是努力的方向。

蔺少宏说:“校园媒体。”这是对红战平台的定位,他们致力于把目光更多地投向校园生活。他这样解释:“现在红战的公众号更倾向于是一个校园媒体公众号。我们更多地关注校园生活,更多地做同学们想知道的事,更好的进行服务。”

对于这一定位,蔺少宏对于新媒体的发展非常肯定。与自己经历的那段“迷茫期”相比,红站培养出了一批选题精准、风格活泼的小编,推文越来越贴近大学生生活,也越来越能够吸引大家的关注,这些都是可喜的成长。但是,他也提到了目前红站的推送欠缺的地方,比如:文章大部分是话题性、调查性的,缺乏深度,“我希望我们的每一篇文章都能写出自己的态度和思考”蔺少宏站长表示,“比起很多关注量大几万的校园媒体,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继续保持优势,而是希望在河大内部继续扩大知名度,同时还要努力地把我们公众号推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

回首往昔,收获满满

时光如水,缓缓淌过。当问起他们在红战中的成长时,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笑了,似乎都在把自己在红战工作的那些长长短短的回忆拆分开再折成一个个千纸鹤,好能承载对红战这个倾注过心血的地方满满的爱和感激。

吴郗琛一边心疼着自己在推文上花费的时间:“我写一篇推文可能要花一整天。比如如果今天轮到我写推文,那我这一天所有的学习任务都会往后推,因为我要为看到每一篇文章的每一位读者负责。”却又笃定地转折“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而并非因为出色的成绩带给他的名誉和关注,“确实很欣慰,但这些都是虚的,没用的”,他笑着,因为在这个拥有两万关注量的平台中的思想交锋开阔了他的眼界,创作的实践让他加深了对理论知识的理解。

尹喆回想起自己的大二和大一的区别时说:“格局越来越大了,在大一时,眼中只有自己的文章,把自己的文章有写好就是最重要的。而现在作为部长,眼中更多是大家的文章,是如何激励大家做的更好。要说秘诀的话可能就是不把自己当作一个领导,而是作为团队的一员。和大家一起照看着我们的公众号这个‘孩子’,和大家一起成长,我也收获了太多太多。”

“红站已经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就像我每天吃饭上课一样。我一周七天基本上有六天都要来本部的红站办公室。对我来说,红站是我的家。我走进办公室,一坐下就觉得舒心,好像坐在自己家里一样,可以说红站的每一台电脑、每一个椅子我都很熟悉。”一路走来,三年之间蔺少宏收获的不仅仅是成长,还有沉甸甸的回忆和浓浓的感情。

犹记得《南方周末》刊发的激发了千百人新闻理想的一篇新年贺词:“总有一种温暖它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精神抖擞,总有一种深沉的爱它驱使我们不断寻求‘正义、爱心、良知’。”或许正是因为对学校的热爱,对媒体人职责的担当,让他们这些“正知,正行,正能量”的青年人在红站相遇。

 

红站新媒体部

                 (组稿:平昕 巴斯达)                                         

责任编辑:曹明康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